一池江水。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依旧同居现代梗,走甜。睡前想到什么就是什么,我好困啊,可是不写第二天肯定忘。

孩子刚送来的时候着实是让这俩大老爷们操碎了心,又是哭又是闹的,多亏沈文涛记得拿来奶瓶,否则估计没多久就能看见项昊亲身上阵喂奶的画面了。

他们用尽浑身解数才算是把小姑娘哄睡了,不得不说小孩子睡着的时候都是天使,然而醒着的时候也着实让人吃不消。其中哄孩子最辛苦的项昊已经提前倒在了小女孩旁边,要不是沈文涛眼疾手快揽住了这人后背,估计才睡着的小家伙吓醒又得闹腾了。沈文涛长舒口气干脆把项昊拉起来,凑头耳语:“要休息回房去,在这万一吵醒她了..”“好,不过你这样说话很痒啊。”项昊稍微缩了下脖子打断了沈文涛的话语,干脆同样姿势凑在他耳边低喃:“就像这样..”语闭坏心的往耳内吹一口气,唇吻上耳廓不轻不重的啃咬。沈文涛咂嘴压下了其他的条件反射,抬手揪着旁边这人后领拉开距离,斜眼瞪了还在嬉皮笑脸的人,警告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似得,径直把他拖了出去。

出了房间的项昊就像野放了一样一下子恢复了活泼,拉上沈文涛的手神色期待的晃着,晃掉了沈文涛半斤鸡皮疙瘩。“说吧,你想做什么。”“看在我刚刚哄那么辛苦的份上没点奖励?”项昊讨好笑着,脸颊主动贴上,也不管沈文涛不情不愿的闪躲,直到对方的巴掌糊上来才算是停止了侵扰。“想要什么奖励”沈文涛总算是肯正视了项昊,眼睛上下打量着神情充满了无奈,瞅见了那人撅起的嘴他算是明白了。“行行行..啧,还是那么幼稚。”咂舌后沈文涛主动凑近吻上项昊,才接触就感受到对方猛烈的攻势,这不是作战,在这方面沈文涛也没项昊那般的游刃有余,只得附和着回应,交缠段时间后才被分开。项昊似不满意一般追着四处啄弄几下,这让沈文涛切实感觉到了家里有两孩子,好吧,虽然大的是这心性自己早就知道的。

小姑娘一清醒就闹腾,沈文涛只能挣开狗熊一般攀附在他身上的项昊,用撵的去看是怎么回事,自己则估摸着时间,去厨房准备晚餐。项昊单手捏着鼻子,另手两指捏着尿布一小端连忙扔进了垃圾桶,再回房帮着整理干净后问题来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项少爷看着一旁的纸尿布犯起了难。“文涛!文涛!”思索再三,忽略女孩儿哭声直接给塞了个奶嘴,项昊拿着一包纸尿布就巴在门边呼喊援兵。沈文涛从厨房探头出来瞅了他一眼,看见手上东西后抿唇冲着他摇了摇食指,随后便忽略了项昊求救的眼神继续自己的事情。没办法了,硬着头皮上吧。项昊深吸一口气,沉静了几秒后开始给小家伙包好纸尿布。

饭菜香是从厨房飘进了卧室,女孩好像是闻着味了也停下了嚷嚷,灵动的大眼一眨一眨的盯着项昊,抬起小手往他脸上一拍,随后自顾自的“咯咯咯”的笑起来。如果忽略下面包得乱七八糟的尿布的话这还是一番很温馨的景象,站在门外的沈文涛如是想到。在嫌弃一番后沈文涛只好自己亲自出马,拆下了纸尿布重新给包好,完毕后轻拍手算是收工的信号。

“我家文涛就是厉害,下次都由你来包吧!”兴致勃勃的项昊这样提议着,却被沈文涛用还亮着游戏屏幕的手机敲了下脑门。“自己学去。”

晚上哄睡孩子的沈文涛才知道今天一天的项昊是多么辛苦,打起精神恢复往常没事样子推开房门,却已经听见那人入睡的平稳呼吸声。确实是累的够呛啊,沈文涛轻叹口气躺回项昊旁边,抬起手臂轻拢一下对方腰侧低头凑上给他额心印上一吻。
“晚安。”

半夜挖的坑白天也要填完。不想管cp向了,顺道一说舔舔师兄的文涛啊啊啊啊啊,跑圈。
幼稚园文笔凑合看吧!开完脑洞写出来我就不管了,认真你就输了!

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只想写点甜来补偿刚刚被虐到疼的小心肝。

※现代同居设定请注意,参照两个爸爸的风格,脑洞来源微博我现在只想牙痛不想心痛。 项昊与沈文涛同居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大多时候都还相安无事,沈家因为还有个次女,沈文涛的工作负担是相对减轻了一些,下午就能收工到家的沈文涛自然而然的包揽了做饭等杂务。他还是很庆幸不是项昊回来的早,毕竟以那人的性格,如果去做饭菜估计不仅没得吃,自己还得帮着收拾烂摊子。

指针的时间刚好停在整点,玄关一如既往传来开门声响,“啪嗒啪嗒”的小声音比另一人的说话声传来的还要快。“我回来啦”奶声奶气的女音与调皮的男声一同响起,还没等沈文涛接话外头就闹腾了起来,项昊就像个复读机一样把不要乱跑这四个字重复了好几次,才算是把小女孩捉住了。故作着严肃的表情张牙舞爪的吓唬着她:“你不好好听话的话你爹地可是会吃掉你的喔!”当然,收到的只有女孩儿见怪不怪的表情以及一记粉拳。

“喂喂,别乱教小孩子东西。欢迎回来,你,现在给我洗手端菜。”在厨房听完全程的沈文涛也是哭笑不得,几年了那人顽劣的性格倒是没变分毫。无奈的出来指挥项昊去帮忙后,蹲下顺了顺小女儿的发:“别听你爸瞎说,爹地不会吃你,不过到处乱跑很危险的,下次别这样了知道吗?”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说了,还好自己的耐性已经在很早之前就被项昊磨的炉火纯青,也不至于吓着女孩。她应的很干脆这点像极了她爸,这样看起来他俩没什么血缘关系这点真是让人无法相信。孩子是钱宝宝的,人工受孕得到,然后就丢给了这俩人先带着。不过以她的机灵来说孩子小时候顽皮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饭菜一端出项昊就招呼着客厅对视的父女俩上桌,惯例的偷吃一口后啧啧称赞一番绕到客厅。“文涛来来来尝一口,我都给你吹好了来,啊——”项昊故意套上另一条围裙用筷子夹上一些菜夸张的吹几口,另手托在下方送到沈文涛嘴边,努了努眼睛示意。刚想抱着女儿去洗手的沈文涛被这一下弄得瞪了项昊一眼,碍于躲不开只好咬上筷子把菜吃了。瞅上人这身装扮嚼着东西口齿不太清晰的抱怨:“你可别妄图窃取我的劳动成果。”“哪儿的事,我这不是感受一下你做菜的辛苦吗?”一边贫着嘴一边还不忘逗一逗因为没吃有些气鼓鼓的小女儿。

女孩似乎是对爸爸的行为感到不满,干脆趴在沈文涛脸上给他嘴上重重亲了一下。“这个可不行啊!这地我今儿都还没碰过呢,你怎么就捷足先登了!”见状项昊连忙放下了筷子,手忙脚乱的挪开小女儿,在计较她脸上得意的笑容之前他还得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暂且不管沈文涛的反抗,项昊以以前在部队的实战速度吻上唇,闭眼前特地给女儿使了个得意的眼色后,抬手挡上女儿眼睛。

之后帮着女儿洗手的沈文涛并不打算理会旁边嚷嚷舌头疼的家伙,反正他自己下的力道自己有把握。“好了,洗香香的才好吃饭。”沈文涛用毛巾擦干小女儿的手后握在一起轻晃了晃,把小手搁到自己脸颊边亲上一口,神色满是宠溺。“文涛我也要洗香香!”搂着女儿腰的沈文涛被项昊也搂上腰,像大型犬一般的脑袋已经贴上,准确来说沈文涛觉得他是一只哈士奇,但是无论是什么物种,下一秒的项昊只听见一个滚字。


我就这样逆了自己的cp向,然而我写到时候真的牙痛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