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有保】

我大概改名叫年更蓝了,我需要复健,一口血。
老婆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不是你老婆)
————————
这已经是有利第三天看见保鲁夫对着美子给的怀表笑了,其实一次两次到也还好,但是每次掐着人训练结束时间点出来的有利总能看见这样一副画面,他是真的有些受挫。毕竟对方都没对着自己给的戒指那样笑过啊!除了第一天看见保鲁夫摸了两下,其他时候还真就没他的礼物什么事。
抱着不甘的心情再一次出来的有利,看见保鲁夫赶走想偷看的孔拉德后,心下的疑虑更重。按道理来说他不是这样多疑细腻的人,但是人终究还是有好奇心的,于是有利就把这一切归结于他的好奇心,并决定今晚去一探究竟!
经过短暂的商量后有利以当小白鼠作为交换条件,让阿妮西娜领走了自家女儿去房里开故事会。这简直是和恶魔交易,躺在床上的有利感叹着,并且还觉得没什么不对。
现在万事俱备,只差保鲁夫了。
洗漱完毕的保鲁夫回房看见的就是乖乖在床上躺着什么都没干的有利,这让他惊喜的同时又有点疑惑:“你没事吧?”坐在床边的保鲁夫打量他一眼,自然而然的上床盖好了被子。
有利的视线从保鲁夫进门开始就没从他身上挪开,不如说是没从保鲁夫脖子上那根链子上挪开,他敢打包票里头就是那个怀表。满脑子都是怀表的有利对于保鲁夫的问话也只是漫不经心的应上一声,随后躺在旁边摆出一副很累的模样打了个呵欠。见状保鲁夫关掉了床头的灯与有利道完晚安后进入了梦乡。
有利闭着眼但是一直都没睡,时不时就抬起眼皮看看旁边的保鲁夫有没有睡着,直到身边熟悉的鼾声响起,有利才放心大胆的坐起身子,用手指悄悄咪咪的伸去勾保鲁夫脖子上的链子。
目前一切都很完美,怀表已经拿出一半了,人还没醒!好的,拿出来了!有利俯下身拿起那个怀表细细打量,外头倒是没什么不对劲,至于里头嘛....有利打开怀表,借着月光看着里头那个扎两小辫穿小洋裙的人,他忍不住抽了抽唇角把盖子合上,顺便开始思考自家那是个什么老妈。
就在这时,保鲁夫动了一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把脑袋挪上了有利的腿,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有利差点没拿稳怀表。直到确定对方眼睛没睁开后有利才长舒口气,轻手轻脚的把怀表放回去。
其实保鲁夫在有利坐起来的时候就醒了,他只是想看看这人究竟想做什么,倒没想到对方看上的是这块怀表。在怀表归位的同时保鲁夫也握住有利那只鬼鬼祟祟的手,这下是真的把有利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保鲁夫?”被抓个现行的有利磕巴了一下,不过他想了想自己好像也没在干什么坏事,然后镇定了下来看着对方。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不睡觉在这偷偷摸摸的。”瞪了对方一眼后保鲁夫的注意力都被有利手上和自己差不多样式的戒指吸引了过去。“你也有?”
“这不是当然的吗。”理所应当的回应完后,有利就看着保鲁夫对他的戒指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事实上保鲁夫确实对这个戒指很感兴趣,从前几次去地球的耳濡目染中他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这样想起来保鲁夫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还在状况外的有利看着保鲁夫有些发愣,他还以为吵着对方睡觉会被起床气一通收拾,可事实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躺在他腿上的保鲁夫倒是靠的挺自然,还顺便扣着他手指握好了借光打量着二人的戒指。
“有利。”端详半晌过后保鲁夫才开口,另只手冲他勾勾手指示意有利俯下身。
“啊?”还在状况外的有利见他动作自然而然的凑了下去,顺便发出了一个疑惑的单音,下一秒,这还没发完的音节就被保鲁夫堵在二人贴合的唇中。趁着有利大脑宕机的功夫,保鲁夫多吻了几下这个呆愣的家伙,满意了才口继续握着对方的手。
当保鲁夫想继续打量两人戒指时,眼前一双手遮住了他全部的视线。
“害羞了?”
“...才没有。”
黑暗中只传来有利有些闷的声音,本就忍笑的保鲁夫笑意更甚,手上也扣紧了对方的手指。
“笑什么啊!”
“没事,月光真美。”
————————
“还好你之前没给孔拉德看到上头的照片”
“啊,如果是殿下小时候的女装的话我早看过了,以前美子小姐都会发给我。”
“什么?还有别的!交出来!”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