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有保)

生日快乐,我美丽而耀眼的花朵。

——

其实有利只是想回去拿个东西,结果前脚刚踏进水里,后脚...就被跟上的保鲁夫抓住了。

确实是后脚没错,因为俩人从浴缸里出来的时候保鲁夫还抓着有利的脚踝让有利以倒栽葱的姿势在旁边扑腾,而他自个则礼貌的和美子打了个招呼。

这是美子第一次看见穿着军装的保鲁夫,她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也不打算管自己的儿子怎样,三二一就先拉着湿漉漉的保鲁夫到客厅拍照。一开始还只是普通的摆姿势拍没错,直到美子拿出了各色的晚礼服......保鲁夫没有任何犹豫的掉头就跑回了有利房间换上自己每次过来时穿的衣服。

“所以你为什么要跟过来。”夜晚关好灯的有利看着占据了他大半边床铺的保鲁夫有些无奈。而对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自顾自的翻了个身,理所应当的说:“我必须时刻保护你的安危。”

好吧,这个说法倒是没什么错啦,但是以现在的日本也没什么可以造成影响他人身安全的事情吧。

一阵无言,内心暗自腹诽一番后的有利还想再次开口,可身旁的保鲁夫已经响起了鼾声。

睡的速度还是那么快。

有利注视着保鲁夫的睡脸,这会没穿着睡裙睡觉的他,还真是让有利有点难适应。

大概是有利的床真的很小,起床时他俩都躺到了地板上,面对美子喊起床的催促,保鲁夫给的回应就是把腿架到有利身上......

有什么比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更难的事情吗?有,叫醒做着奇怪的梦的保鲁夫拉姆。

吃完早饭后两人就匆匆出了门,要说为什么的话恐怕就是之前保鲁夫跨在有利身上准备掐他脖子的时候,美子刚好进来了吧。有利觉得再不走之后的情况肯定会很糟,不过出了门,又想不到能干什么。要说去打棒球,保鲁夫怎么看都不是会玩的类型,两个男人一块出门能干嘛?游戏厅?ktv?...有利站在路口沉思了一会,随后像是想到什么似得喊上保鲁夫就往市中心走去。

是的,电影院。有利想着保鲁夫应该没有看过电影,偶尔来看一次也没事,于是随便订了一场,买好吃喝就一起领了眼镜走进放映厅。

充斥着枪林弹雨的美国片,这才符合男子的英雄气概,有利看得是津津有味。

可当屏幕上被损坏的建筑掉下一块巨石的时候,保鲁夫的身子下意识的挡在了有利前面,习惯性的做出拔剑的动作却发现腰间空空如也。他咂了咂嘴,拉起有利做着躲闪姿势就往外跑。

“哎喂!..你怎么了?”被拉着跑出来的有利还不忘顺手带上刚刚买的饮料和爆米花,看着神色紧张的保鲁夫,声音小了一点,心里大概明白了个七八分。

“里面那么危险你说怎么了!?道路还这么挤逃出来都很费力了你还有功夫带吃的!”保鲁夫一把夺过有利手中的饮料,神情愠怒的瞪了他一眼“我在担心你啊!”

果然是这样。有利干笑两声赶忙解释:“那个是屏幕上的画面,只是你戴着眼镜让你觉得它像真的而已。”

“哈?”保鲁夫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摘了眼镜再小心翼翼的跑回去看了一眼。...啧!

有利忍着笑跟他到放映厅门前,一脸“我说的没错吧”的表情看着神情复杂的保鲁夫。

可爱极了。

这样看起来恐怕第一次带保鲁夫来就是看3D他也有不对,不过这反应...。

“笑什么啊笨蛋!?”因为不好意思脸颊有点涨红的保鲁夫狠狠敲了在抖着肩膀的有利一下。而刚刚还在憋着的有利最终还是破了功笑出声,看见保鲁夫的表情时才勉强停下笑带着他往出口走。

保鲁夫手中的饮料被他捏的已经从吸管流出了一些,有利转头看着脸色还是挺糟糕的保鲁夫,只好用自己手中饮料的吸管口碰一下保鲁夫手中的。

“你这是干嘛?我当然知道它漏了!”

“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试试间接接吻而已,在这种状况下...”有利摆摆手刚解释,保鲁夫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是笨蛋吗!..什么间接接吻,...麻烦。”

欸哎?被保鲁夫拽住领子的有利一愣神,唇就给人封上了,对方在厮磨几下后毫不客气的咬了他一口。

“直接不就好了。”保鲁夫理直气壮的再啄了一下有利的唇,也不管周围人的眼光顺便喝了口饮料。

虽然保鲁夫的心情看起来好了很多..可有利还是有点懵圈。算了,反正最开始的目的达到了。

回真魔国前,美子给了保鲁夫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还特地嘱咐了要到那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能开,虽然很好奇,但保鲁夫还是点了点头和有利一块踏进了水池。

“你去那边拿了什么东西?”保鲁夫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有利好像也没拿什么,说是拿东西实际上却带着自己出了门,有点古怪。

“你等会就知道了。”有利故作神秘的竖起食指坐了个噤声的手势,等到午夜的钟敲响时,他才执起保鲁夫的手为他戴上戒指。

“生日快乐,我还以为以那边的时间差会错过呢。”

“...什么嘛。”保鲁夫借着月色端详了手上的戒指:“样式真俗,不过看在你一片心意的份上我就勉强带着吧。”

话是那么说,可有利还是能看见说这话时保鲁夫勾起的唇角。

————

趁着有利在批改公文的时间,保鲁夫在走廊打开了美子给的盒子,里面装着一块做工十分精美的怀表。

悄悄出门的有利看见对着一块怀表笑得特开心的保鲁夫,感觉有点不太高兴。

当然,他暂时不会知道怀表里装着的,是他小时候女装的照片。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