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有保】情人节贺文

这天,晨练结束的有利回到办公室,就看见了自己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小瓶嫩黄色的花束。先前唠叨的俊达今天好像蒸发了一般也没有聒噪的绕在旁边说这个那个,真的是轻松的一天啊,如果忽略掉桌上堆成山的公文的话。

“今天我来监督你,和它一起。”走进门的保鲁夫自然的坐到一旁翘起脚,抬手指了指那瓶小花大致扫了眼有利的表情,心中就明白了个七八分:“别想了,桌上那些都是你上次留下的,菜鸟。”

“所以说别叫我菜鸟了啊!...等等和它是怎么回事?”有利签完两份后顺着保鲁夫指的方向看向桌上的花朵,好像有点眼熟?

“‘美丽耀眼的保鲁夫拉姆’,我记得以前和你提过的吧?”

“啊哈哈...好像..我先工作了!”

他绝对不会告诉保鲁夫他已经忘了这茬,毕竟在他眼里,这些花长得都差不多。

其实有利会真正自己去批改公文也是最近这两年的事,好不容易处理好与人类矛盾的他总算是在血盟城内各位的严加看管下学好了这里的语言,然后又由古音与俊达一通培训......现在,俊达也已经很少来看管,除了偶尔提醒一下不能偷懒。

上一次一同回了趟地球,美子还真的带着保鲁夫去了婚纱店,让有利感到万幸的是保鲁夫的模样明显比自己还讨自家老妈的欢心,所以试穿婚纱这种事情根本没他什么事,他只要负责欣赏就好了。

婚礼的时候,保鲁夫确实穿上了美子挑的那身婚纱,那品味着实让杰莉夫人赞不绝口,然而...有利也没有逃过穿着白无垢上阵的命运,口红还是孔拉德笑着给他涂的。

想到这,有利不禁叹了口气。

“这才没几份吧?你就开始累了。”踏着长靴鞋跟的声音靠近,保鲁夫低头大体上看了下有利的工作成果,有些不耐烦的捏起魔王的耳朵:“要不是孔拉德说今天情人节,我才不来管你呢。现在我和我同名的花一起监督你这个菜鸟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啊!?”

“没没没没有,我只是想到点事而已。”有利尴尬的笑笑连忙再批一份公文昭示决心。

“除了我和工作,你还想想什么?”好像勉强认可了这种说法,保鲁夫松开有利,干脆的靠在一边,假装不在意似得悄悄抬眼打量一下他。

想什么..这.....哦对!有利灵光一闪立马转身对着保鲁夫说:“你不是说今天情人节吗?在地球的话情人节情侣们都要出去约会啊,所以...”

“约会是什么?”

“嗯...大概就是情侣间一起约好去某个地方玩啊,说不定牵牵手,拥抱一下什么的?”书上电视上是这样演的。后半句有利没有说出来,毕竟他的青春年华除了时代剧就剩下棒球了,能知道这些还得谢谢他老妈的教导以及偶尔向他炫耀的同学。

“又是为了偷懒找的借口吧?....真拿你没办法。”保鲁夫最后一句的语气还是透露了些喜悦,他也跟着叹口气走到有利旁边,牵起有利的手暗自纠结一番后扣紧了十指,然后撇头向一旁嘟囔出声:“那就..约在这,手也牵了,等你批完...再考虑其他吧。啧...笑什么,快点干活死菜鸟!?”

有利握紧了那只手,以他的角度虽然看不到保鲁夫的表情,但是能够看见保鲁夫的耳根隐隐约约泛着红。有利大概能够想象到保鲁夫现在是什么表情,所以...哪怕是被骂了,有利也停不下那微微颤抖的肩膀和嘴角不断扩大的笑意。

——————

“你把“美丽耀眼的保鲁夫”送我是不是把自己送给我的意思啊?”

“啊?你胡说什么呢。”

“诶——不是吗!?”

“我早就是你的了啊。”

“为什么你说这种话的时候就根本不会害羞!?”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