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有保】情人节预热,花田里犯了错x

我就爱lof可以不用写标题这一点。但是,还是写吧。最后那几个字我瞎扯的,你们别信。

——————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

有利觉得公文这种东西实际上就和作业的性质差不了多少,刚开始时候满载着热情,看了两眼就觉得有点厌烦,写过一点后就萎靡不振了。

其实这就是有利现在的状态,他趴在桌上勾完“不利”的最后一个比划,往前伸了伸腰。

今天没人盯着他,可以说是惬意,但是效率也十分感人。有利看看一侧自己解决的肉眼可数的公文数量,再一次叹口气。桌前的黄花随着窗缝中吹入的风抖动一下花瓣,这倒点起了有利的小主意。

这个季节,山头那边的花应该是开了。

最初见那花的时候还是在陪小乌露莉珂玩的时候对方用魔术催开的,之后偶尔有时间,都会和城内的大家一起去那野餐。

好,那就去看看吧!

有利一拍桌子就站起身,走出房门的时候还特地张望了一下四周有没有熟悉的人的身影。好的,没问题,涉谷警长确认周边安全。

“你这鬼鬼祟祟的是想干嘛?”报告!涉谷警长已被敌军发现。

有利心里打起了警钟,好不容易溜到仓库的他赶忙染好了头发换好了便服,还顺便堵上了旁边莫鲁极夫的嘴,不料还是在出门的时候被人揪着领子逮了个正着。

“啊哈哈..我就出去透个气,透个气!”有利干笑着打起了马虎眼,保鲁夫显然是不吃这一套,提起他的领子就让这魔王立正站好:“衣服都换好了,你又想背着我...”“没有没有!我正打算喊你呢!一块去看花吗?”在事闹大之前提前拦下,这是有利最近学到的新本事。反正一个人两个人看都没什么区别,只要溜的顺利就好。

保鲁夫的话刚好被打断,他楞了一下神情也缓和了许多:“好吧..勉为其难的,你等我会,我去换衣服,如果一会我回来没看见你的话你就等着继续公务吧。”

还好有利原本没打算跑,不然想想都让人觉得头大。

换好便装的保鲁夫回到仓库前时看见还在那小心翼翼等着的有利,心情也愉悦不少,出去的路上就看着在集市打转半天最后抱了一小袋馒头的有利,总想说他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放弃了打算。

那颗大树下的花果然都开了,难得的是周遭都很清净,没有其他的人在。

有利嚼着魔王馒头,环顾一番后小声感叹:“都没人啊。”

“废话,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工作日偷跑?”

面对语气有点愠怒的保鲁夫,有利顿了一下转移了话题:“..你今天不是去巡视了吗?”

“我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保鲁夫看着往后一倒压在花上露出舒适表情的魔王,揉了揉眉心:“你今天解决了多少公文。”

“哈哈哈...保鲁夫你要吃馒头吗?”有利挤出两声笑声,举起刚刚被咬过一口的馒头对着保鲁夫说。可有利仔细看了眼手上就发现了不对,他赶忙吃了这个残次品再从袋子里掏出个完好的递到保鲁夫跟前。

“...这个笨蛋。”保鲁夫低声骂了一下,双手就摁到了有利的脸颊边毫不客气的蹂躏起这人脸蛋,听到对方的哀嚎声后才算是解了气松开手。

“嘶..痛痛痛,就算不吃你也..。”

“笨蛋。”

保鲁夫打断了有利的话,顺便俯身吻上了那喋喋不休的唇。

......

吻毕,保鲁夫佯装嫌弃的模样吐吐舌头:“一股馒头的味道。”

而坐起身子的有利趁机往他嘴里塞进一个馒头,在保鲁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凑上前咬掉了露在外头的馒头边:“你现在也有馒头的味道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