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有保】无题,算作贺新年吧。

高考完一定温习原著,写作文读作江蓝的意淫。(。

涉谷有利,原宿不利这句话追随了有利很久,哪怕是古蕾塔已经亭亭玉立了这句话还一直存在着,有利倒是不介意那么多,不幸已然是事实,但是他也已经留下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幸运。

这个过程很缓慢,也很艰难。在刚开始听见保鲁夫的告白的时候有利觉得十分荒诞,就像节目中的冷笑话一样只能配合着干笑两声。可保鲁夫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在认可着他的告白,无论是谨慎还是冲动,持剑时的一个回眸,还是悬崖边拽住他的那只手,一步一个脚印的将那句喜欢那声爱烙进有利的心里。

有利坚信自己是个直男,毕竟他右手的第一发是看着同学借的碟子出的。但是感情这种东西终归是很奇妙,看见他时的安心,出事时的焦急,再到后来他心跳停止时突入袭来的悲伤。

好吧,有利该承认他是沦陷了,或许是在那个人高傲的扬起笑容宣布所有权和爱意的时候就已经沦陷了。

有利依然记得回应保鲁夫告白时候保鲁夫的表情,几乎快要哭出来但是又忍耐着,连同眸中洒满的笑意一起压制住的模样,像小猫爪一般挠着有利。那人本来就很可爱,他知道,但是却没有想到能够可爱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地步。哪怕是现在,那个人还没办法接受自己的耳语,总会像被摁着尾巴的猫一样炸起来,探出了锋利的爪子但是又无从下手。其实有利也是之后才知道欺负那人原来那么有趣,而且还会上瘾。

成婚时保鲁夫的模样也让有利印象深刻。不过...自己的模样着实是不想回忆第二遍。双方的母亲癖好都很相似,那场婚礼..如果不是保鲁夫身着婚纱的模样太耀眼那一定会变成有利心中的噩梦。顺道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白无垢,除非是保鲁夫穿。

还记得皇子殿下的第一次下厨,在所难免的乌烟瘴气,以及之后一脸得意端出黑暗料理的模样,都让有利觉得那日的阳光格外明媚。

还有保鲁夫的第一次打扫,第一次游玩,第一次拍照,第一次...

新年钟声敲响107下的时候有利的思绪才渐渐从回忆中拉回来,原本兴致勃勃要一起跨年的保鲁夫也早就睡得深沉,早时张牙舞爪的睡姿现在也在长期的相拥而眠中矫正过来,所以有利现在看着跟八爪鱼一样缠着自己的保鲁夫,眼中溢满笑意。

随着第108次钟声的响起,有利在保鲁夫的颊边印上轻柔的一个吻。

“新年快乐。”我的幸运。

他们还有很多个新年,但有利现在只希望,明年的保鲁夫别再睡得那么香了。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