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日常三十题】【杰索】高贵的情书

高产似那啥,每天都在离题,我有点怕。三篇杰索的字数完爆嫖段总....


其实索尼克和杰诺斯也不是一见面就打,如果埼玉不在那么也没什么好打的,最多照面然后就各忙各的去了,不过这一次有那么些不一样。

这次爬窗进埼玉家的索尼克再一次没有看见埼玉,反倒是刚好撞上系着粉色围裙在做家务的杰诺斯,差点一个脚滑从楼上摔下去。要是知道索尼克会笑的那么大声杰诺斯保证他不会让那家伙进来,反而会给他一炮让他带着一层楼都听得见的笑声去自由落体。

但是事实是索尼克已经进来了,身手灵巧的就跳了进来并且毫不客气的坐在矮桌前往嘴里塞了块杰诺斯刚切好放桌上的水果,也不管对方快要炸房子的表情大大咧咧的翘起腿。今天索尼克倒是难得没有穿战斗服,按他的说法就是只是出来买个东西顺道经过过来看两眼,既然有得蹭吃就干脆吃几口。

跟埼玉生活有一段时间的杰诺斯自然是知道埼玉生活的艰苦,总之对索尼克这种不要脸的行为极其鄙视,但碍于室内,如果打一架估计这地方他是没法住下去了。杰诺斯当机立断在索尼克打算再塞一块水果入口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收走了水果,留下在外头敲着桌子大喊小气鬼的索尼克不顾。

上一次的事情过了也有一段时间,杰诺斯其实每次见到索尼克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丝尴尬,但是看见对方跟个没事人一样偶尔耍个无赖就气不打一处来,先前的半分愧疚也过了七七八八。

当然,介意的人不止是杰诺斯一个,只是索尼克读完了一整本《演员的自我修养》而已。废话,当时那种耻度仔细想想自己都想找个洞往下钻啊!但是如果被发现的话肯定会被嘲笑,索尼克正是笃定了这点所以没有任何反应。

思绪已经百转千回的索尼克无聊的调着电视台,刚准备继续摁的时候遥控却被杰诺斯直接拿走放在一边,电视节目就十分尴尬的停留在类似于甜蜜的恋爱物语这样一类的节目上。索尼克悄悄打量一眼看得认真的杰诺斯,调笑道:“你该不会平时就喜欢看这种节目吧?哈哈哈跟你围裙很配呢。”

杰诺斯强忍着揍人的冲动,只是冷冷的扫了那个自顾自笑的开心的家伙一眼,虽然好像莫名其妙心情没那么糟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想揍那人一顿。索尼克见他没什么反应也就自讨没趣的闭了嘴,干脆撑着头看看电视,再看看杰诺斯,再看看电视,这样反复着最后无聊到趴了下来。

埼玉这次任务的地方好像挺远,都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是没见着回来,索尼克等得也是有点烦,脸冲着一边发呆的时候,却看见杰诺斯的表情莫名的变了一下,像是沉思着什么眼睛有点亮,他再转头看一眼屏幕..情书?真是少女情怀的东西,这家伙一看就是没收到过的还那么期待。索尼克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心中已经想好了计划。

他跟杰诺斯打声要走的招呼后迅速顺了几块水果然后冲到楼下,可想而知转过头的杰诺斯脸会有多黑,估计得和他那破铁身子一样。这样一想索尼克又高兴了不少,先前的烦躁也一扫而光,摩拳擦掌的开始准备自己的计划。


几日后,一封信直接穿破埼玉家的玻璃插到杰诺斯脸颊边,是牛皮纸的很古老的信封,上面写着他的名字。以这种方式送的信很有可能是战书,杰诺斯看了一眼睡得酣甜的埼玉不打算惊扰到他,走出房门抽出里面的信纸。

....和他围裙一样的粉色的纸,感觉好像能够透过这封信感觉到某个人浓浓的恶意,至于信上的内容,大致扫了眼也不知道是从那抄来的十分恶俗的情书,字体也是歪歪扭扭的,隔着信杰诺斯都能猜想到这人当时是什么姿势在写。下次好好打他一顿吧,杰诺斯想,随即一把火烧掉了粉红色的纸张。翻过信封背面,却是十分端正的字体,比前面写着他名字的字体端正多了。

“哈哈,高兴吗?这一定是第一次有人给你送情书吧?怦然心动?可别迷上我。要不是看你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我才懒得整这些,你就戴恩戴德的收下吧——音速忍者上”

特地为了他写的?杰诺斯抿着唇来回多打量了几遍这些文字,确认没有错,好吧,那么下次打轻点吧。杰诺斯并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表情,如果他自己能够看见,估计会发现自己此刻笑的有点恶心,他折好这个信封塞进口袋,至于之前烧掉的那坨灰根本不值得一提。

哦对了,当时看着节目想给老师写崇拜信的想法或许还是不要让索尼克知道比较好。杰诺斯回房透过窗看见远处的索尼克在对上他视线后仓皇逃离时,这样想到。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