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不要问我梗是什么鬼,游戏模式请及时存档。全选项甜,依然没文笔请注意。
就当做贺七夕吧虽然我还是一条狗,就算段三岁字数多我的心也依然是叶哥的!表白叶琛(。

昨夜熬夜背剧本的你今天迷迷糊糊的趴在桌上睡着了,不过那样的姿势你也只能浅眠,对于周围人的谈话你也只能在朦胧中听到个大概,不过困意并不打算让你细想太多。一段时间后你才悠悠转醒,惺忪着睡眼看向旁侧聊天的二人,见你醒了她们就热情的凑上来与你搭话。

“苏橙苏橙,段总今年可能是本命年噢!”

哈?没清醒的你大脑当机了几秒疑惑的望向眼前人“什么本命年..”“本命年就是本命年啊,悄悄跟你说”Lily单手掩着嘴,故作神秘的样子张望一周,凑到你耳边用着气音:“段总今天穿的是红色内裤,嘘——”“...什么!?”你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太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她,遂后连忙用手捂着自己嘴防止笑声爆出来。“你怎么知道的?噗..”你再瞧了Lily一脸八卦的样子埋头趴在桌子上止不住的抖动肩膀,脑海中想象了一下那样一副光景笑的更加厉害。

“等会段总出来你就看见了。”Lily见你笑的模样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你大概猜着了是什么情况实在忍耐不住好奇心,等着笑的差不多后一抹眼角的泪怀揣着《演员的自我修养》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你深知如果进去看估计会引起怀疑,还是暗压下好奇心,暂且先忙着自己的事情等着对方出来。

过了一段时间段承轩还是没有出门,反倒是艾米从里面出来了,她四处扫了眼后瞅见了你,走进告诉你段承轩喊你进去。..奇怪我最近也没犯什么事吧?你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的表现,虽然说不上完美但也是没多大问题。难不成是刚刚笑太狠被发现了...?你迟疑了一会摇摇头。算了,反正怎样都是要进去就是了。

一进门看见的就是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段承轩,以及他裤子边缘因为衬衫没扎好露出的内裤边。他在用着公事的口吻向你叙述着接下来的剧在合作方方面需要注意的事情,而你的注意力全在那抹鲜红上并未听清他在说什么。片场笑场都没现在难熬。你内心腹诽着,表面上也强装冷静的样子心不在焉的回应段承轩的话。

语毕,他总算是转过身来,你也松了一口气。“听说你最近经常去找言楚非?”“啊?”面对段承轩的询问你楞了一下,这花裤衩又怎么了。“他最近拍戏受伤了作为朋友也得去看看吧。”你大概这样解释着,从落地窗的倒影你还能看见那艳红,差点就在段承轩的面前破功。你觉得这样不是个事,毕竟憋笑也是十分辛苦的一件事情,尤其段承轩还摆着这张正经的脸不知觉的就拉低了你的笑点。

“那个..段总。”“他是工伤,但是你这样经常过去给媒体知道人家得怎么报道?员工规则你忘了?”你话还没出口就被对方打断,你不依饶又准备提醒的时候对方再一次出言跟你强调了员工守则的条例,你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干脆走近一些提高了些许音量直呼他的名字:“段承轩!”他定定的看着你楞了几秒,一股喜色没有隐藏的就浮现在面上,眼神带着些许期待看着你,但是嘴上还是斥责了你的没大没小。

他总算是察觉了你想跟他说些事情,但依然没给你说出口的机会便自顾自的发问:“是不是这两天拍戏太忙现在想我了?”

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①动手直接帮他拉好衬衫↓
②果断告诉他总裁你胖次出来了。↓↓↓↓到最后


①你见他这样无奈叹了口气,干脆伸手帮段承轩拉出了周边的衬衫仔细拍一拍四周点点头。而段承轩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你的举动,半晌才回过神来,注视着你眉眼间净透着喜悦。他一把抱住了你,还没等你有挣扎的机会他的声音就这样溢入你耳内:“我就知道你是想我了,我也很想你,近期事情有点多也没办法去探班,过几天忙完了我一定常去看你。”

段承轩突然温柔下的语气让你感觉有些恍惚,换做平时早就反驳出声,而现在你只是任由着他抱着,心中说不出的一股悸动。对方见你没反应便有些担心,小心翼翼的低头注视着你时却发现了你红着的耳根。一声轻笑从你上方传出,你这才回过神来挣动身子。

“喂..放开我!”你抬头瞪了段承轩一眼,对方的笑容让你更显得窘迫。“你都那么想我了我能放开?”段承轩的唇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低头凑近上你,温柔的嗓音中带着些不可抵挡的气焰。你见段承轩已经闭上了眼睛,对方清俊的脸庞一点点贴近你。

这时候你会?
A.告诉他自己为什么那样做↓
B.任他亲↓↓
C.挣脱↓↓↓


A
“段总..其实刚刚是你的内裤边露出来了。”你挣脱开他往后后退两步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抱臂撑起单手,手指指向段承轩腰处,大大咧咧的给在低头寻找的段承轩点明位置:“后边,现在遮着了。”你见他连忙扭头审视后面面颊上的羞红有更甚的趋势,你不禁玩心大起,也忘了刚才对方的举动。单手揪着他的领带,另手流连在他腰处抚到后头,指腹点点之前露出红边的位置,笑得甜美。

“大红色挺喜庆的啊,不知道段总这款下面是三角的还是平角的?”“....”段承轩默不作声,绯红却已经漫到了耳根子,你见着意料之中的反应实在没憋住松开他的领带笑出声音。

上一秒还红着脸的段承轩看着你表情实在不妙,当你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搂着你的腰将你摁在落地窗玻璃上,用热烈的吻封住了你弯着的唇角。

“你要那么想知道不如自己看看?”

他的声音带着点愠怒,你的挣扎换来的是他将你的腰身扣的更紧,与之前一样并未给你出声的机会再一次的吻上你,如同强盗一般席卷你的唇舌,直到彼此呼吸节奏都乱无章法后他才松开,还不忘舔一下你的唇。

段承轩很满意的看着你脸颊漫起的红霞,笑得甚是得意。你见他这样自己反倒蚀把米,柳眉一竖瞪了他一眼用力推开他。“臭流氓!”你关门的声音震得外头的艾米都吓了一跳打翻了茶杯,你抬手用袖子努力抹着嘴巴同时也想压下去脸颊的红霞,但越想反倒是起了反效果。
办公室内的段承轩也同样在抹着嘴唇,指腹轻揉刚与你贴合过的唇瓣笑得得意。



B
你沦陷于对方的柔情中败下阵来,先前的挣扎也变得软弱无力只得闭上眼睛,而段承轩感受到了你动作的松懈,内心更是大喜。他用着与平常不同的方式轻吻着你的唇,单手覆上你脸庞以难以言喻的珍惜蜻蜓点水般一次次啄吻你,由唇面到唇角,脸庞,鼻尖,眉心,额间。轻柔的动作让你觉得先前几次暴风骤雨般的吻都是梦境,心尖也慢慢柔软下来。

段承轩最后的吻回归了你的唇上,对于你的顺从他感到又惊又喜,若是你现在睁开眼睛定能看见他闭着也弯起的眼角,神情中尽是依恋。吻毕,他还是悄悄舔了一下你的唇,但是为了不打扰之前的氛围,还是忍住了往后的一系列侵略。你过了一小会才敢睁开眼睛看着他,仿佛是还未从刚才的情景中缓神,你的心还犹如鼓点般跳的厉害,睁眼对上的就是对方的笑容,这让你双颊更加绯红。

你深知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一心想要躲起来就没想太多的直接埋头在了段承轩的怀里,对方看着你的举动忍不住大笑出来。你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段承轩的手已经覆在了你的发上却被你一把推开。你猛的后退两步夺门而出,靠在办公室旁边的墙壁上双手用力拍一下自己的脸颊想使自己回神,无果,脑海里印着的依然是段承轩方才的每一丝表情。

你暗自咒骂着段承轩大步流星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直接趴在了桌子上把脸埋起来,对于其他人的问话也就闷着声应了。他们觉得你或许是戳穿了段承轩被骂了一顿心情不好,也没再打扰,只有你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心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C
你挣脱开段承轩的束缚往后退两步,连忙甩甩头将刚才可怕的想法驱逐出境。你抬头刚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还是给吞了回去。如果告诉段承轩真相固然有趣,但是万一挨了一顿骂就不值当了。你心里叹了一口气还是放弃了那个想法。而段承轩被你推开后就看着你的表情阴晴不定,自然是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因此段承轩的表情也一点点凝重起来,回想了一番自己刚才的行为担心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段承轩朝你走进一步想要试图问清楚,可你见段承轩靠近不自觉的也往后推一步。他见你这样的动作,眸子里的光亮也不自觉的暗了下来,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可你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的神情上,思绪已经自顾自的四处跑了很远。“我刚刚做错了什么吗?..”段承轩的一句话把你拉了回来,你这时才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对。“没有啊?段总您哪有什么错。”你摆了摆手跟段承轩说明,可段承轩却因为你生疏的称呼更加的黯淡。

“喂..”你总算是将注意力全部拉回了眼前人的身上,看着对方焉嗒的样子,手掌搁人跟前晃两下试图拉回注意力,不料却被段承轩一把握住,揣在怀里死死的就是不松手。你对此也很无奈,这不会是刚刚喝酒了吧?你怀疑的看着段承轩,上下审视着对方。“你..没事吧?”你语气也不好再生硬,就这样询问着段承轩的状况,不过看他的样子还比较清醒应该不是喝醉了。为了证实自己想法,你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向段承轩的脸颊,手背贴上试探着温度。“没问题啊..”你小声嘀咕着,可段承轩却被你这样的举动震住了,脸颊贴合着你的手心磨蹭,再一次将你拉进怀里,埋头搁在你肩膀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你就告诉我好不好?我改。别..不理我。”

一贯强势的段承轩说出这样的话让你意外不已,心中倒因此多了几分怜惜,方才测过对方的温度现在又开始怀疑起来,不过就段承轩目前的情况..你迟疑一番后抬手抚上他头发,用着哄孩子一般的口吻哄着段承轩,但他似乎还是不太满意。你苦恼的蹙紧眉头,干脆闭眼抬起段承轩的脸颊随便找个位置飞快的亲了他一下。

段承轩楞了一会,遂后不再给你逃跑的机会唇欺压上你的,捕获。如脱笼的猛兽一般,擒上你的唇开始了掠夺似的侵略,他毫不放过你唇内的每一个角落,在其都留下自己的痕迹。你被他亲吻的无法呼吸,先前的挣扎看起来都是如此无力。你的腰有些发软,唇边溢出的小声嘤咛更是刺激了段承轩的神经让他更加的不留情面攻占你的领地。在你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才被他松开,如果不是段承轩扶着,你现在估计已经软在地上,当然你并不会因为这点感激他。

待到气息平复后你剐他一眼,也不再在意这个人是否是你的上司,直接举起拳头想要砸他。然而在粉拳落下之前段承轩就只手接住了你,略带挑衅意味的亲吻你的手背,这下你算是明白这家伙是清醒的了。你怒抽回手几乎是用逃的出了总裁办公室,甩上门后狠狠瞪了那个地方一眼,不再管余热还没散去的脸颊直接回家。




②“段总,你的内裤边露出来了。”你抱臂撑起单手,手指指向段承轩腰处,大大咧咧的给在低头寻找的段承轩点明位置:“后边后边。”你见他连忙扭头看着后面干脆把衬衫全部拉了出来,面颊上的羞红有更甚的趋势,你不禁玩心大起,踱步再靠近段承轩一些,单手揪着他的领带,另手流连在他腰处抚到后头,指腹点点之前露出红边的位置,笑得甜美。

“大红色挺喜庆的啊,不知道段总这款下面是三角的还是平角的?”“....”段承轩默不作声,绯红却已经漫到了耳根子,你见着意料之中的反应实在没憋住松开他的领带笑出声音。

上一秒还红着脸的段承轩看着你表情实在不妙,当你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已经搂着你的腰将你摁在落地窗玻璃上,用热烈的吻封住了你弯着的唇角。

“你要那么想知道不如自己看看?”

他的声音带着点愠怒,你的挣扎换来的是他将你的腰身扣的更紧,与之前一样并未给你出声的机会再一次的吻上你,如同强盗一般席卷你的唇舌,直到彼此呼吸节奏都乱无章法后他才松开,还不忘舔一下你的唇。

段承轩很满意的看着你脸颊漫起的红霞,笑得甚是得意。你见他这样自己反倒蚀把米,柳眉一竖瞪了他一眼用力推开他。“臭流氓!”你关门的声音震得外头的艾米都吓了一跳打翻了茶杯,你抬手用袖子努力抹着嘴巴同时也想压下去脸颊的红霞,但越想反倒是起了反效果。
办公室内的段承轩也同样在抹着嘴唇,指腹轻揉刚与你贴合过的唇瓣笑得得意。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