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只想写点甜来补偿刚刚被虐到疼的小心肝。

※现代同居设定请注意,参照两个爸爸的风格,脑洞来源微博我现在只想牙痛不想心痛。 项昊与沈文涛同居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大多时候都还相安无事,沈家因为还有个次女,沈文涛的工作负担是相对减轻了一些,下午就能收工到家的沈文涛自然而然的包揽了做饭等杂务。他还是很庆幸不是项昊回来的早,毕竟以那人的性格,如果去做饭菜估计不仅没得吃,自己还得帮着收拾烂摊子。

指针的时间刚好停在整点,玄关一如既往传来开门声响,“啪嗒啪嗒”的小声音比另一人的说话声传来的还要快。“我回来啦”奶声奶气的女音与调皮的男声一同响起,还没等沈文涛接话外头就闹腾了起来,项昊就像个复读机一样把不要乱跑这四个字重复了好几次,才算是把小女孩捉住了。故作着严肃的表情张牙舞爪的吓唬着她:“你不好好听话的话你爹地可是会吃掉你的喔!”当然,收到的只有女孩儿见怪不怪的表情以及一记粉拳。

“喂喂,别乱教小孩子东西。欢迎回来,你,现在给我洗手端菜。”在厨房听完全程的沈文涛也是哭笑不得,几年了那人顽劣的性格倒是没变分毫。无奈的出来指挥项昊去帮忙后,蹲下顺了顺小女儿的发:“别听你爸瞎说,爹地不会吃你,不过到处乱跑很危险的,下次别这样了知道吗?”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这样说了,还好自己的耐性已经在很早之前就被项昊磨的炉火纯青,也不至于吓着女孩。她应的很干脆这点像极了她爸,这样看起来他俩没什么血缘关系这点真是让人无法相信。孩子是钱宝宝的,人工受孕得到,然后就丢给了这俩人先带着。不过以她的机灵来说孩子小时候顽皮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饭菜一端出项昊就招呼着客厅对视的父女俩上桌,惯例的偷吃一口后啧啧称赞一番绕到客厅。“文涛来来来尝一口,我都给你吹好了来,啊——”项昊故意套上另一条围裙用筷子夹上一些菜夸张的吹几口,另手托在下方送到沈文涛嘴边,努了努眼睛示意。刚想抱着女儿去洗手的沈文涛被这一下弄得瞪了项昊一眼,碍于躲不开只好咬上筷子把菜吃了。瞅上人这身装扮嚼着东西口齿不太清晰的抱怨:“你可别妄图窃取我的劳动成果。”“哪儿的事,我这不是感受一下你做菜的辛苦吗?”一边贫着嘴一边还不忘逗一逗因为没吃有些气鼓鼓的小女儿。

女孩似乎是对爸爸的行为感到不满,干脆趴在沈文涛脸上给他嘴上重重亲了一下。“这个可不行啊!这地我今儿都还没碰过呢,你怎么就捷足先登了!”见状项昊连忙放下了筷子,手忙脚乱的挪开小女儿,在计较她脸上得意的笑容之前他还得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暂且不管沈文涛的反抗,项昊以以前在部队的实战速度吻上唇,闭眼前特地给女儿使了个得意的眼色后,抬手挡上女儿眼睛。

之后帮着女儿洗手的沈文涛并不打算理会旁边嚷嚷舌头疼的家伙,反正他自己下的力道自己有把握。“好了,洗香香的才好吃饭。”沈文涛用毛巾擦干小女儿的手后握在一起轻晃了晃,把小手搁到自己脸颊边亲上一口,神色满是宠溺。“文涛我也要洗香香!”搂着女儿腰的沈文涛被项昊也搂上腰,像大型犬一般的脑袋已经贴上,准确来说沈文涛觉得他是一只哈士奇,但是无论是什么物种,下一秒的项昊只听见一个滚字。


我就这样逆了自己的cp向,然而我写到时候真的牙痛了怎么办。


评论

热度(13)

  1. Mai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转载了此文字
    不算逆,我就爱人妻受调皮攻~今晚剧情虐得我五脏六腑都疼,还好有甜文看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