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江之名得海无垠

微博同名欢迎勾搭玩耍XDDD
有保本命,丐哥我妻。大写段子手,长篇全不行。
甜梗狂魔脑洞随心文笔洗睡。
头像源我弟@贝帝
失踪人口看心情回归。

(有保)忘记在当天发的有利生贺

文笔退步有,小私设有,依旧不会起名,首发在微博就忘记了lof。

————

按照保鲁夫自己的说法来说,他是很少纵容有利的,尤其是在他有空监督有利的时候。

昨晚上聊天的时候有利就有和他聊到地球那儿的澡堂,这让保鲁夫很讶异,虽然他们也有共浴的情况,但很难想到魔王这样的身份去与平民共浴的景象。…不过如果这个魔王是有利的话可能性还真不小,这样想着保鲁夫的脸色沉了几分。

有利见势头不妙只好赶紧抛个话题转移保鲁夫的注意力,但在今天看来…那样蹩脚的转移用处还真不是很大。

结束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批阅签名,有利总算是清闲下来去澡堂把一身粘腻的汗洗掉,昨天那话题不说还好,一说倒有点想回去了,真魔国这里的澡堂…总觉得会突然冒出什么不太妙的东西啊,例如突然扑上来的肌肉男子组,杰莉夫人和保鲁夫。

…等等…等等!?和保鲁夫?!

“保…保鲁夫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你洗澡的时间不是现在吧?”有利一推开门看见的就是雾气中保鲁夫的金发和光滑的背脊。突然在浴室见到这样旖旎的画面,哪怕只是个背影,对男子高中生来说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不过只要不往胸口和下面看谁都不知道这是个男人啦!倒不如说是男人也可以啦!…等等有利,你可不能堕落。

保鲁夫像是没注意到有利那边混乱的内心活动一样,回头并不算和善的撇他一眼。保鲁夫用盆子里的水浇湿身体后开口:“不是你昨天跟我讲的这种洗澡方式吗?我就来试试。”语气平常的就像在和有利说今晚古蕾塔睡旁边一样。

“还是你觉得那些不清不白的男人可以看你的身体,我这个婚约者就不行?”保鲁夫眉头一挑,大有有利应声是就把澡堂变成桑拿房的气势,有利冷静下来后赶忙摆手否决这个说法,在得到一声算是满意的鼻音作为回应后他才算松了口气。

看久就好,习惯就好。有利这样催眠自己,然后看着只会泼水然后胡乱用毛巾擦拭身子的保鲁夫忍着笑,压下肩膀的颤抖扯过另一个矮凳坐到他身后。

“给我给我。”有利嚷了两声拿过保鲁夫手上的毛巾,用毛巾沾了些热水给他擦洗后背。

“应该这样洗。”刚开始的旖旎早被保鲁夫的责问和有点滑稽的擦洗方式毁的差不多了,擦完后背的有利一边讲解着,一边自觉主动的抬起保鲁夫胳膊也顺便擦了,大有干完全套的架势。

本来保鲁夫还是挺享受这种服务的,不过在有利抬起他腿的时候就感觉不太对了,保鲁夫赶紧喊了个停,示意两个人换位置。

“让我试试。”

“哦哦,好。”

有利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坐到了保鲁夫前面,而保鲁夫接过毛巾洗干净后开始学着刚才有利的样子给他擦洗后背。美少年的服务啊,有利禁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声,然后自然而然的拿起一盆水从脑袋上浇下来,他们也自然而然的…呃。

“喂你!…咕嘟咕嘟…”被水泼到的保鲁夫抗议还没说完,猛的睁开眼时看见的就是熟悉的有利家浴室的门。

“——小有,欢迎回来“

还有正好打开门拿着汤瓢的美子。

“今天刚好有多的…哎呀,小保也在呀,欢迎回来欢迎回来,你们两个感情真好呢,洗完就出来可别着凉噢。”

“老妈我们不是…”有利刚出声反驳,保鲁夫就拿着毛巾在他背上狠狠的搓了一下,然后笑着回应美子:“好的母亲大人,我们一会就来。”

……

随后在厨房的美子,对于自己儿子的惨叫也只当作小夫妻的玩闹,见着时间差不多了,她才再喊喊二人出来吃饭。

“保鲁夫你下手轻点啊。”后背估计是红了,换着衣服的有利有些无奈的嘟囔两声,照常拿出之前的衣服给保鲁夫递过去。

接过衣服的保鲁夫哼一声套上:“谁叫你要和母亲大人顶嘴。…我下手也是有分寸的。”听人抱怨保鲁夫倒难得有点心虚,他撩开有利衣服看一眼后背,确定没什么大问题再放下来。

“我下手是有分寸的。”这次保鲁夫的语气笃定了不少。

“是是,唉——保鲁夫,过来点。”

“啊?”

“你头发这儿,还有点湿,好了。”有利拿着毛巾裹着擦干保鲁夫的头发,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乱揉了几下才松开,没反应过来的保鲁夫还有些愣神,听有利这样说也就随他去了。

回地球一呆就是好几天,七月份的尾巴总归是酷热的,保鲁夫这几天索性就没出门,跟美子一起在家干干家务,偶尔一起忽略有利的抗议翻一下他小时候的相册。看着上头扎着各种小辫子穿洋裙的有利,比起同病相怜的同情,保鲁夫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没错,就是幸灾乐祸,毕竟真魔国没有相机啊。

也就是在翻相册聊天的时候,保鲁夫才知道有利生日的具体日期。

多亏了孔拉德,让全国都知道他们这位新魔王是七月份生的,至于俊达,也不管是几日,就干脆定下七月一整个月份为庆祝有利诞生的大节日,有利怎么劝都没用。

回过来说,保鲁夫还以为有利的生日早已经过去了,没想到正好是在月底,想想有利喜欢的东西,保鲁夫心里也有了主意。

这天上午,在有利晨练完回来睡回笼的时候他就出了门,本还怕天气太热,结果出门没多久就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也算是天公作美。

早早就问过美子体育用品商店的方向,身为军人的保鲁夫方向感自然不会差,总算是赶在雨下大之前到了商店,兜转几番才挑出个称心的棒球手套。他是不懂这种东西怎样算好,不过价格高的质量一定不会差。

结账时保鲁夫下意识的想掏钱,一摸口袋才想起来过来的时候自己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更别提带钱了。

“这个留着,我过会…”保鲁夫有点窘迫,就算是对着人类,他以前也没干过抢了东西就跑的那种事,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回去拿钱。而店员小姐从开始看着保鲁夫的时候眼睛就是亮亮的,现在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当机立断的截掉了保鲁夫的话:“没事没事!那个…我们合照一张然后这个手套送你怎么样?”

“哈?”还在考虑中的保鲁夫愣了一下,下一秒视线就看见了店员手机屏幕中自己的脸,只好配合着店员的动作摆了个剪刀手,最后在她的欢送中拿着手套出了店门。

快步走在回去路上的保鲁夫还有点茫然,不过既然是人家送的,那还是收下吧,这样想着,保鲁夫点点头,随后才发现自己的头顶上突然多了一把伞。

“呼..你走那么快我差点没追上。”有利一起床就被告知保鲁夫没有带伞就出门了,知道大概的方位他赶紧拿了伞追上来,刚好就在路上看见快步往回走在思考着什么的保鲁夫。

当然,还有他手上的棒球手套。

“有利啊,给你。”保鲁夫抬起头把手套塞到有利手里。“生日快乐,有利。”

“谢谢啊,老妈跟你说的吧?”有利接下手套试戴了一下,马上察觉到不对劲:“等等,你哪来的钱?”有利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保鲁夫一番,确定他没有受伤或者怎样才松口气。

“我没带。”

“那你怎么买的!”

“这个啊,店员女士说我跟她合照就把它送我。”

“——啊你,为什么要答应和她合照啊!这个东西…”

保鲁夫也不懂为什么有利突然把声音拔高,但不得不说有利的这番反应还是让保鲁夫有些不悦:“为了给你的礼物啊!你这什么语气!婚约者给的你还嫌弃吗!”

“不是…!我…你,哎你知不知道你长的那么可爱,如果被别人拍到照片人家拿回去会怎么样啊!真是的…自觉一点啊。”想不到怎么解释自己反应的有利只能叹口气,本来吵嚷的声音最后也慢慢变成了小声的抱怨。

“拍到就拍到吧,反正我是你的婚约者。”保鲁夫也不管周围人因方才他们大声嚷嚷而投来的视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干脆拿过伞,另手拽着有利的手往回走。“吃什么飞醋呢…走了,母亲大人说回去给我们做好吃的。”

“不是…算了。”有利明显能够感觉得到保鲁夫先前跋扈的气势消失了,也就不再辩解那么多道了声谢。

回到家美子看着湿漉漉的两个人竖着手指就把今天的寿星训了一顿,有利只能认命担负起帮保鲁夫吹干头发的任务,不过在那之前他得先擦干他的生日礼物放到防水袋子里,等着下次一块带回去。



————————————————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应该真王庙干活的村田会大大咧咧的跑到有利家瓜分有利的生日蛋糕,同样,谁也不知道村田从哪搞来了几瓶酒,并且大有灌醉保鲁夫的趋势。

“村田!我们都还没成年吧!别拿那个过来,别给保鲁夫喝!老妈你也不管管!”

“哎呀,有什么关系呢,也就今天一次小有也可以试试嘛,不过只有今天噢。”

“…你已经醉了!”

“没关系有利,我还是喝过酒…嗝。”

“你哪里像喝过的!村田!”

评论(1)

热度(13)